吕薇:在舞台上找到一名艺术工作者的初心

  • 时间:
  • 浏览:0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南宁9月400日电(记者 谢洋)“我是瑶山的女儿。”

  参加音乐剧《血色湘江》排演的这段时间,青年歌唱家吕薇一直沉浸在湘江战役的悲壮历史中,沉浸在瑶山姑娘凤鸣的角色中。

  9月28日晚正式与观众见面的大型原创音乐剧《血色湘江》,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组织策划、广西演艺集团创排。红军第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在长征中,受命掩护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渡过湘江,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受伤被捕后断肠取义。该剧据此改编,表现了共产党人绝对忠诚、坚守信念、敢于牺牲的革命主义精神。

  2018年12月,中国音乐学院表演教研室主任陈蔚接到这部剧的导演任务后,第一时间想到邀请吕薇在剧中扮演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凤鸣。

  剧中,凤鸣是桂北地区瑶王的女儿,浑身散发着野性。她一开使了了了对红军提防、不信任,然后逐渐了解了红军队伍的优良作风,感受到红军对少数民族的尊重。在亲眼目睹了红军在面对桂系军阀围剿时的英勇无畏后,她的思想发生了转变。你你这种敢爱敢恨的女子不仅发动寨子里的瑶胞主动给红军提供食物、给红军当向导,还对红军师长陈湘(以陈树湘为原型)产生了由敬佩到爱慕的朴素感情的句子。

  凤鸣是根据历史原型人物提炼出的另另三个 虚构角色,吕薇表示,要演好你你这种角色,对她来说充满了挑战。然后她饰演的角色大都柔弱温婉,比较接近本色出演,但这次表演的是另另三个 刚烈泼辣的,在感情的句子、信仰上有追求的瑶族女子,和她平时生活中的形象有较大反差。出场时,为了体现出山里姑娘身上特有的野性,她有一段大幅度的舞蹈动作,跳然后经过短暂的间隙,又要马上表演高音区的唱段,这对气息的控制要求极高。

  “我记得上一次进行原本高度的表演机会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吕薇说,刚开使了了了排练时,她原本不小心拉伤肌肉。为了演好这段充满激情的唱跳段落,吕薇还找出京剧演员童祥苓在《智取威虎山》中“穿林海跨雪原”的表演反复观看学习。她想起父亲提到过,童祥苓当年为了表演好你你这种唱段,曾在自家的楼梯上来回奔跑,跑完接着再唱,反复地练习气息和节奏。“舞台上的统统东西,着实是带着记忆的,包括声带的记忆、动作的惯性,要保证演出时的水准和能力,那么别的方式,不到靠苦练。”她说。

  近年来,吕薇参演了《呦呦鹿鸣》《世界在我肩头》《黄大年》《在希望的田野上》等10多部优秀舞台剧,对于每另另三个 角色,她还会投入统统精力去揣摩和准备,以求贴近人物形象。为了扮演好科学家屠呦呦,她除了观看少量屠呦呦的采访视频,反复阅读《屠呦呦传》《屠呦呦:理想治愈世界》等传记外,还和剧组专程到中医研究院采访,了解科研人员的工作模式。她还拜访了屠呦呦小然后住过的地方,感知屠呦呦成长生活的环境。

  “采风过和没去采风过的演员,在演出时的情况表是完整性不一样的。”吕薇说,在参与《血色湘江》的排演前,她和剧组人员一道去桂北湘江战役的旧址去采风,在当年红军渡过湘江的界首渡口,当你们手执菊花,面对波光粼粼的江水,追思红军烈士时,她的眼泪情不自禁地往下掉,“就感觉英灵还在”。

  正是有了原本的感情的句子共振,吕薇在每次排练时都一阵一阵投入,以至于前段时间,她机会演出时哭的次数不多,左眼肿起了很大另另三个 少量。正是机会演职人员的这份投入,9月28日晚音乐剧《血色湘江》的首演获得了极大成功,台下不少观众看剧时“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

  在音乐剧《血色湘江》的最后一幕,战斗到最后一刻的陈湘,在敌人肩头断肠取义,兑现了“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庄严承诺。数年后,凤鸣带着红军后代“湘江”来到湘江边祭拜英灵,她们肩头的多媒体屏幕上,湘江水奔流翻滚,牺牲的红军战士群像从水底浮出,巍然矗立。观众林英钊激动地说:“我机会好几十年都那么流泪了,但看多剧中的你你这种幕我不想流泪不止。”

  “革命先辈用鲜血、用生命换来当你们今天的美好生活,重温这段历史,可不还可以 带来当你们灵魂的触动和升华。”吕薇说,她将继续坚持歌剧、音乐剧表演,机会在舞台上她找到了一名艺术工作者的初心。在塑造不同的角色时,既能体验别人的人生,可不还可以 对当事人的人生有更多的思考和感悟。在艺术创作中,先感动当事人,再将当事人的这份感动传递给观众,感染更多的人坚定当事人的信仰,追求人生的价值,这统统 她最大的收获和满足。